Taqtile元泓毅谈中外AR行业应用的差别,中国AR正在起飞

VR陀螺
关注

相对于VR,有些人觉得AR可能更没前途。昂贵的价格、寥寥无几的应用、更高的技术难度,都是反对派经常强调的缺点。而支持AR的,却认为AR比VR的前景更广,更具有实用价值。

本次在北京举办的Unite 2018 大会上,Taqtile亚太区市场总监元泓毅接受了采访,谈到了对AR领域的一些看法。Taqtile是微软HoloLens第一批官方合作伙伴五家中的一家,主要是针对VR、AR、MR做商业软件开发。多次受邀在中国、加拿大、美国分享AR商业应用行业经验,后被Digi-Capital列为在AR/VR平台上商业应用以及B2B的领军企业。

传统行业痛点及解决成效

首先,元泓毅就举了两个传统行业的痛点以及用了AR技术之后的成效。

第一个是关于一线工人的,元泓毅表示:“我们跟壳牌石油合作,他们在转新能源、风电类。很多工人之前是做石油,他们做风电没有任何相关经验。要让工人转型做新能源,太阳能、风能等等也好,要花很长的培训时间。而我们做了一个对比,让之前的工人做风电,维护一个设备,给他说明书。然后让一个师父教他们如何来做,第一次完成率只有23%左右,时间是正常熟练工人的七八倍左右。但是,给他们装了微软的HoloLens之后,正确率是100%,时间比正常熟练时间的1.3倍。从来没做过的人用HoloLens就可以成为非常熟练的技工。这是解决行业培训的痛点。”

第二个是关于设计行业,元泓毅表示:“我这样子的一件衬衫,设计师画一个手稿,把手稿给到制造商。制造商有一个打版师,根据设计师去臆想他想做出什么样的衣服。然后做出一件样衣,把样衣寄回给设计师,反反复复。这样的一件衬衫,6-8个月才能出一个产品,很浪费时间与金钱。现在牧羊人用HoloLens的技术,设计师设计出来,之后是远程协作。我把混合现实的衣服放在虚拟的模特上面,无论是设计师、工厂工人也好,同时可以看到成衣大概是什么样。另外还可以进行调整,比如说袖子可以拉长,纹理可以改变,衣服可以换颜色。这样协作下来的话,过去把6-8个月时间,能缩短到1周到一周半时间。对于这些工厂来说,包括这些品牌来说,减少了很多的时间金钱。就一件简单的样衣,过去的设计成本大约是6000-8000美元,用了我们的技术之后,就是1000-2000美元,已经非常非常便宜了”

从上述案例中,我们不难发现其中蕴涵的巨大的市场,以及给现有行业带来了多大的便利,提升了多少效率。

科技公司如何抓住传统行业痛点

在现场陀螺君提到,想要抓住一个行业的痛点,必须得对一个行业有深度了解,了解其生产,制作等等的一些流程,并不是技术人员一拍脑袋就能决定的。

针对这个问题,元泓毅也做出解答,其表示:“举刚才的例子,做服装行业,我们完全不懂服装。我们只知道这是一个衬衫,那是一个裤子,我们对时尚不了解。但为什么我们能抓住其痛点呢?因为我们跟像牧羊人这样的服装企业有深度合作。我们是一个科技公司,如果直接找服装厂推广我们的产品,他们可能并不会相信我们。这个时候我们就要跟服装企业一起合作,他们知道行业痛点是什么。我们有技术团队,他们有原始的数据,他们带着我们技术团队参观厂房,大圆机、小圆机,如何从羊毛真正变成纱线,一步一步我们进行沟通了解。这样才能做出符合市场的产品。

而对于像教育这些比较抽象的行业来说。元泓毅表示:“我认为万物都有一个公式,举例找一个教育方面的专家,从不会识字的人到认识字的过程,你想用AR、VR技术,填补哪块空缺。把这块做出来,就能完成教育这块的诉求。就好比从黑白电视到彩色电视,而不是从无到有,这是不可能,目前只是填充行业的空缺而已。”

声明: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OFweek立场。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,请联系举报。
侵权投诉

下载OFweek,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

还不是OFweek会员,马上注册
反馈
打开